an懂

于生命中,不可多得·····

最好的日子从来没有来过,除非,以后的日子更难过·······

日常——茄子蛋

我想习惯遗忘的模样,把笑容变成日常,想象着平安汇成河流,将悲伤往水里丢······

宁静的,生活的,不被察觉的都是我吃的早饭,午饭我又吃什么呢?

一把锁,一个梦


最后,仅存的

世上仅存的两片云,
在世上诺大的空中飘着,
一片在世上的这头,
一片在世上的那头,
这头的云,
在我的眼前,
时而乌云密布,
时而雨霁天晴。
它的时晴时雨,
都是为了想念在世上那头的另一片云朵。

世上仅存的两座山,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矗立着,一座在世上的这头一座在世上的那头。
我住在这头的山里面,
一季春花烂漫,
一季朽木枯槁,
它的寒来暑往,
都是在期待世上那头的另一座山。

世上仅存的两束花,
在世上陌生的两个人手中捧着,
一束在世上的这头,
一束在世上的那头,
我手中就捧着一束,
一眼含苞待放,
一眼苦断情肠,
它的繁华枯败,
都是在疼爱世上那头的另一束花。

世上仅存的两行诗,
在世上尚未孰知的纸笔下悠扬着,
一行在世上的这头,
一行在世上的那头,
我笔下正着一行,
一字情深意长,
一字暗淡离伤,
它的点划仄调,
都是在呼唤世上那头的另一行诗。

如果世上那两束花相见了,
心还是那颗心,
人还是那个人,
空中飘着的还是那片云,
深居住着的还是那座山头,
而笔下,
写的却不再是那行小诗,
而是形容你有多美,
我有多快乐。